武汉家庭10口人外出旅游5人被感染,滞留广州60多天|回家的路_乐虎国际手机下载官网 武汉家庭10口人外出旅游5人被感染,滞留广州60多天|回家的路_乐虎国际手机下载官网

武汉家庭10口人外出旅游5人被感染,滞留广州60多天 | 回家的路

3月24日湖北省宣布:25日起,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;4月8日起,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……曾因疫情被困武汉的外地人、滞留外地的武汉人,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,将陆续踏上归程。《中国人的一天》近日推出特辑“回家的路”,记录下归途的不易。今天为第四期。

在隔离酒店过道抽烟透气的湖北旅客。

摄影/南方日报 肖雄 徐勉 剪辑/王俊涛

编辑/匡匡

出品/腾讯新闻

广州番禺钟村街道钟屏岔道7号,城市便捷酒店汉溪长隆高铁南站店,这里进进出出的,多是讲着西南官话的武汉人——1月29日,广州公布了22家定点接待酒店名单,专门接待湖北籍旅客,番禺城市便捷酒店是其中之一。

这里曾是400多位有家难归的湖北旅客的“避风港”。截止3月22日,仍有50余人滞留在此。随着疫情的起落,他们也经历了不一样的心情起伏。以下,是几个湖北家庭的广州滞留故事。

武汉的周剑锋与表哥两家人年前来到广州,如今还有3名家人在医院接受隔离。

“10个人感染了5个,好在孩子没事”

讲述者:周剑锋,武汉江岸区人。

春节前,我和表哥两家人,报了广州的港珠澳旅游团。八个大人和两个孩子,22号到了广州,没想到旅行团取消了。

更糟糕的是,我们之中先后有5个人感染了新冠肺炎,好在孩子没事。

3月16日,女儿彤彤三岁生日,周剑峰订了一个蛋糕,为女儿过了一个特殊的生日。

第一个确诊的是我岳母的表姐,今年63岁了。

1月24日晚上,她测得体温37.5度,主动去了市八医院,新冠肺炎检测阳性,随后被送去1号楼治疗。

除了蛋糕,周剑峰还点了5个菜、一份肯德基改善生活,这是他们被困广州最快乐的一天。

我们作为密切接触者,也被送到市八医院3号楼隔离。期间,我老婆和其他几位长辈先后出现症状,转去了1号楼。

我的隔离期满后,就来到了这家定点酒店。我的家人已被治愈,在医院隔离14天后就可出院,我等着他们一起回家。

周剑锋录下女儿吹蜡烛的视频,发给还在医院隔离的妻子。

我们没想过自己会生病,出门前都没带医保卡,医药费得自己垫付,每人2万左右。医院隔离虽然是免费的,但伙食要自费。加上酒店的住宿费150元一天,早餐费10元,不算上来回车费,我们在广州食宿已花了至少3万元。

被困50多天后,周剑峰一家人显得有些无奈,心理和经济上的负担都很重。

我们身上没带多少钱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,能省就省,一顿饭吃两个菜,女儿喜欢吃的零食,也舍不得给她买。

长时间滞留后,周剑峰一家人已适应了隔离酒店的生活,洗衣吃饭看电视,生活规律且无奈。

跟我们一块儿来的余叔一家,就他和孙子没感染,其他三个大人都“中招”了。

我们住进来之后,余叔买了学习机器人,每天陪着孙子上网课、做作业,傍晚就带孩子去公园转转。 虽然客居他乡,但日子总是要继续的。

余叔高兴地向记者展示自己刚拿到的绿码。

我们在这儿,也只和余叔一家有来往,虽然知道这里住的都是老乡,但大家都不串门,有时候电梯里碰见了,也不怎么打招呼。换在平时,我们武汉人是很热情的。

戴着生日皇冠的彤彤坐在床上唱生日歌,外婆在一旁给她打拍子。

原计划等孩子妈妈回来,我们就准备回家,但同行的梅姨APP码还是黄色的,可能还得多留些日子。

早上7点,梅姨在阳台锻炼身体,外孙在床上睡觉。

梅姨与外孙手挽着手走过酒店过道,下午她老公将结束在医院的隔离回酒店。

今天女儿过生日,多点了几个菜,好好庆祝一下,大家也放松一下心情。

遗憾的是,女儿过生日,老婆不在场。我把照片发给她了,希望她顺利出院,我们一家团聚。

“我们给广州人添了麻烦”

讲述者:大何,武汉武昌区人。

我们出发那天是1月22日早上,武汉的高速已经设岗检查了。

我们年前订了长隆和酒店的票,五六千块钱,退不了,就自驾来了广州。没想到,第二天长隆要关闭景区,我们就把票退了。

来自武汉的大何一家三口。

本来准备回家,结果赶上武汉封城,回不去,于是打算回老家河南。

社区工作人员到酒店给我们量体温时,我们的车已经开到英德了。他们马上给我们打电话,叫我们回来。

不到10分钟,派出所也打了电话,说必须回来,不然会在高速上拦截。我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马上原路折回。

为了方便女儿上网课,大何特意在网上购买了投影仪。

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派出所录口供,民警很详细地记录了我们的行程后,让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带我们住进这家酒店,进行集中隔离。

大何的妻子王文利陪女儿一起上视频舞蹈课,滑稽可爱的舞蹈动作引得她哈哈大笑。

我们给广州人民添了麻烦,但人家社区、酒店的工作人员还是对我们很好。

考虑到我们有孩子,行李也比较多,酒店给我们换了大一点的房间。社区给我们准备了桶、盆、毛巾等生活用品,还有当地的特产花生米。

女儿在练习跳绳,王文利给女儿计时。

隔离期结束之后,我们把广州各个景点都逛了一遍,宝墨园、二沙岛、白云山……印象最深的是在宝墨园,工作人员看到我们开的鄂A牌的车,问我们有没有相关证明,我们出示随身携带的解除隔离证明后,工作人员做了登记,就让我们进去了。

听说一些滞留外地的老乡,因为“湖北人”这个身份被歧视,这点我们没感受过。2月10号湖北开始上课,我们给女儿买了投影仪上网课用,还买了新教材,我自己买了电脑办公。

在隔离酒店复工的王文利,每天准时对着电脑屏幕给学生上网课。

我爱人是高校老师,平时除了给女儿辅导功课,还要备课、上课。

我目前是线上办公,经常开视频会议。三个人一起上班上课,容易相互干扰,效率也低,但时间久了,也能接受了。

单位复工后,大何坐在阳台开视频会议,女儿在房间上网课。

我也习惯了在广州的生活,上周末带女儿去大夫山,她还带了一条小鱼回来养着。

过几天,我准备先送爱人和女儿回河南,她们再开车回武汉。我目前属于半出差状态,因为在武汉的同事出不来,公司要求我在外待命。希望我们都能早一点回家。

“原计划10天的旅程,变成了50多天”

讲述人:向雪。

我们原来只计划了10天的旅程,去长隆、阳江和海陵岛。结果只在到达广州当晚,去长隆看了大马戏,其它地方都没去成。我从2月1日住进这家酒店,一待就是50多天。

向雪和表妹两家人,滞留广州50多天后,拿到返汉申请表,准备关注武汉。

我每天都在关注家乡的消息。武汉情况最严重时,我们能安全地住在广州,并得到广州人民善待,从这个角度讲,我觉得我们两家人是幸运的。

得知向雪要回武汉,“邻居”王声汉将自己写给当地派出所的求助信交给她,希望她帮送达。

一开始每天新增几千人,到后来逐渐“清零”,方舱医院也陆续关舱了。离开武汉也这么久,是时候回家了。

酒店无聊的生活,向雪和老公刷手机打发时间。

为了回家,我加了好几个在外湖北人互助群。刚开始,大家讨论的是哪些酒店可以住,哪里收湖北人。

3月初,有群友开始分享“回家攻略”,并有不少成功返汉的案例。他们告诉我,经过武汉的高铁是不停站的,但拿着车票找列车长,就可以在武汉站停3-5分钟,列车开门,自己下车。

滞留期间,向雪每天关注湖北“难友”在广东的互助群,希望能早日回到武汉。

前段时间,武汉有发布返汉流程,各个区的政策还不一样。我理解的是,只要一边准出、一边准入,我们就能回家。

小朋友的玩闹给沉闷的滞留生活带来一丝欢乐。

隔离期满之后,广州番禺钟村街道办给我们开了解除隔离证明,拿着解除隔离证明可以到医院开APP证明,把这两份证明和填好的返汉申请表,发给我们武汉的社区,由社区盖章,再把电子版发给我们。

盖了章的返汉申请表,就是我们回武汉的通行证。

向雪一家人收拾好行李准备退房,隔壁房间的同乡前来与她们告别。

我们买了3月11日G66次高铁票,它从广州开往北京,会经过武汉。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还是选择到长沙,再想办法进入武汉。

长时间待在房间没出门,向雪6岁的女儿闹着上酒店楼顶小池子喂鱼,呼吸新鲜空气。

离开广州前,我忙了整整一天,除了衣服,还有临时搭伙的锅碗电磁炉全部打包,快递发回武汉,也算是和这个住了两个月的“家”告别了。

广州南站,结束在广州50多天的滞留,向雪和家人终于坐上回武汉的高铁。

结束了广州的滞留,又要在武汉开始新的隔离生活,但只要能回家,这都是小事。

也祝其他滞留在外地的武汉人,早日回家。

期待回家的,还有他们

马节生和老伴谢静。

69岁的马节生和66岁的老伴谢静,年前跟女儿一家去泰国旅游,疫情暴发后被困泰国。因为老人带的药已吃完,国外又买不到,老两口于2月5日先回国,辗转来到这座酒店。

在这里生活40多天后,老人自称已快“弹尽粮绝”,早日回到武汉,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。

杨姨和丈夫、婆婆在一起。

“今年家里天气冷,在广州工作的儿子请我们来过年”,湖北黄冈的杨姨年前和丈夫、78岁的婆婆来到广州与儿子团聚,没想到了广州,他们就住进了隔离酒店。

为了省钱,三人同住一间房。老人家身体不好,带的药物也用完了,“希望能够早点回湖北老家”。

黄小丽和女儿在一起。

来自湖北黄冈的黄小丽,年前带着即将大学毕业的女儿,前往马来西亚和丈夫团聚。

回国后,母女俩在广州滞留快50天了。“一天150元住宿费还是太贵了”,下岗无经济来源的黄小丽,为了节省开支,一份早餐当两餐来吃。

“最牵挂的是家中行动不便的老父亲,只有姐姐一人照顾,我很不放心。”

拉二胡的老易和老伴。

来自湖北随州的老易和老伴,本是来广州看望儿子,不料疫情的暴发,打乱他们的节奏。

老易当年是村里文工队成员,随身带着二胡,缓解沉闷单调的酒店生活。当他拉着一曲《流浪歌》时,老伴感慨,“这不就是咱们现在的生活吗?”

被困广州的王声汉。

广东经商31年的王声汉,因经营不善破产,今年想回武汉投靠亲人。疫情发生后,身无分文的他成了到处游走的“流浪汉”。在政府和好心人的帮助下,住进了这家酒店。他期待着能早日启程,回到老家。

往期回顾:

买天价机票、登机被拒、辗转三国后,我从意大利回到中国 | 回家的路

归国者:“机票花了1万6,回国吃了一个盒饭,我很知足”| 回家的路

滞留武汉两个月的外地人:捡破烂为生、一颗药掰三片吃 | 回家的路

千赢国际手机app乐虎国际官方网站下载乐虎国际手机下载官网uedbet下载